台灣葡萄酒

_MG_9151

為了要能夠早上八點從台北出發,所以前一天晚上離開酒展後,就早早洗澡上床睡覺,只是沒想到頭髮沒全乾加上冷氣太強,睡到五點多就受不了頭痛而醒來。七點半不到就在Starbucks門口等待 fast caffeine 來遏止一下頭痛,店員也很訝異怎麼有這麼早來等開門營業的客人。早餐的第一杯咖啡,就成了漫步在路上消解頭痛的阿斯匹靈。三個多小時後來到酷熱的彰化二林,在好吃的肉圓店享用午餐時,看到新聞報導著台北37.2度的高溫實在令人感到慶幸,至少二林沒那麼可怕。

_MG_9102

金鴻勝酒廠就直接坐落在小村落的民宅區裡頭,從外觀還真看不出是個酒廠。目前酒廠是由三兄弟來經營,感覺上類似國外車庫酒莊的風格,種植了黑后、金香、台中一號、以及食用的蜜香葡萄。釀酒的方式跟正統的方法不同,完全是三兄弟自行找資料、摸索、土法煉鋼出來。沒有使用溫控不鏽鋼槽,而是用一般不鏽鋼槽加上全天後的空調來做低溫發酵,其中浸皮的時間約七八天。雖然沒說有沒有做pumping up或punching down等淋汁的動作,但是看到蠻深厚的顏色很難相信沒有使用,再不然就是他們捨棄了榨汁初期的果汁來加深顏色,要不然就是用冷凍的方式將水分去除。紅酒基本上不進橡木桶,而是使用橡木塊浸泡來提升風味,猜測可能是為了降低成本,再不然就是三兄弟們對木桶的使用還是生疏,當然,也有可能黑后真的經不太起木桶的熟成摧殘。

酒液的顏色很深,香氣非常的誘人豐富,有點類似南隆河或者法國西南部一些餐酒的風格,果香,略帶有野味。但入口後的風味表現卻很薄弱,被酸度整個壓過去,讓人覺酸度有點太過於銳利。

_MG_9108

_MG_9129

金鴻勝有幾片葡萄園,而我們去參觀了搭有網室的那一片。葡萄葉覆蓋的程度比起國外要來得密,猜測是為了避免葡萄接受過度的日曬,造成太早熟成或曬傷的情況,但這也同時造成有些葡萄串被枝葉覆蓋過多而不夠熟成的情況,以及同一串葡萄上熟成程度差異的問題。

_MG_9145

另外也在金鴻勝也看到台中一號的白葡萄,此品種為07年授粉培育出來,母本為台玉葡萄(B1106),父本為E0713品系。先前在01年六月底台北世貿的葡萄酒展中吃到果實時真的驚為天人,比起原本常見的金香葡萄(Golden Muscat, 為Muscat Hamburg與Diamond混種)有更加濃郁的麝香與果甜。雖然已經錯過採收期,不過葡萄藤架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被捨棄採收的果串,吃起來當然也是香甜可口。

離開金鴻勝之後就前往后里二訪樹生酒莊。或許因為比較偏北且地勢較高的關係,樹生酒莊才剛結束採收沒幾天,猜測比起金鴻勝大概晚了至少一週左右,可以看到在果園內實習的高雄餐旅學院的學生在做果粒挑選,此外在釀酒廠房裡頭也可以看到才剛進木桶的葡萄酒,也很湊巧地一瞥高餐的陳千浩老師。(下圖為酒莊主人)

_MG_9153

有趣的是看到部分紅葡萄酒進桶之後就被放到釀酒廠二樓受到日曬與較高溫度的環境,這是要效法雪莉酒的日曬熟成嗎?而是不是因為經過這養的處理,所以使得樹生酒莊的紅葡萄在顏色以及香氣上都比金鴻勝的來的淡? 或這僅是泡皮的差異而以? 另外,因為風土條件的不同,樹生這邊的黑后葡萄跟在金鴻勝所看到的也不太一樣,相對來說果實較大、甜度與酸度都比較好,同時果皮的單寧澀度也來的明顯一些。

_MG_9173

_MG_9166

不論是樹生或者是金鴻勝,比起其他新舊世界來都輸很多,就算跟發展時間更短一點的日本相比也是被打假的,或許台灣的葡萄酒種植與釀酒都還算是摸索階段,是不是有更適合的品種?是不是有更好的種植地區?是不是需要修改釀酒的方式?都需要更多的人力與資源的投入,至於要多久的時間才能開花結果,我想一切盡心盡力,剩下的交給上帝吧…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