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中國盲品大賽亞軍路

2017-11-08_05-25-18

Shoot for the moon. Even if you miss, you’ll land among the stars.
— Les Brown, Motivational speaker

禮拜六的上海初賽

這天的比賽其實就只有兩款白酒三款紅酒,全部都是選擇題依序猜品種、國家、產區、年分、酒莊。前兩款白酒結束的時候主辦單位會公佈所謂的白中王,除了炒熱氣氛之外更重要目的是要讓大家知道現在第一名的分數是幾分,多少讓大家有個底。看到分數的時候其實有一點嚇到,因為兩隻酒的滿分也才40分,但第一名居然拿了36分,而我們落後應該有個20分。初賽只會取前六名晉級到隔天的決賽,這樣的狀況下其實會覺得有一點壓力。但整體來說會覺得在上海初賽的時候,真的不用想太多,想東想西反而會搞死自己。 還好後面幾支紅酒答得還不錯,再加上其他隊伍可能也沒有答的那麼好,所以我們就以第五名晉級隔天的決賽。

第一天的心得

有五個,第一是對於每一款酒的酒莊題目, 因為對中國所進口的酒款並沒有那麼熟悉,所以這一題我們的分數幾乎都是放水流。其次是想太多真的很要不得,比方說在第二款的白酒,或許是覺得應該不會連續出兩隻chardonnay,再加上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找到品種的特性, 所以就錯失了許多分數,要不然就有機會拿下上海初賽的第一名(獎品是三罐 Salon 2004 啊!!!!!!!跟三罐紹興差好多的啊!!!!)

22495948_1403761766387977_7887201567603211104_o

第三,中國的盲飲比賽似乎真的很喜歡出經典的品種在經典的產區但是不那麼經典的風格,第一款的白酒,雖然說是來自burgundy的pouilly fuse,但是用橡木桶的方式以及酒精感卻有一點新世界澳洲的影子,這樣子類型的題目之後也還是遇到很多。第四,雖然說有 90 秒的時間,不過看起來並沒有真的等到90秒,所以之後為了比賽而做的練習需要再加快。最後就是,注意混調,以及品種比例多寡。

周日決賽第一輪

第一輪一樣是兩白三紅的選擇題,取24組晉級下一輪。

前兩隻白酒我們答得出奇的差,沒記錯的話只拿了 16 分,遙遙落後兩隻白酒結束後的最高分有 20 分之多,當下覺得已經是淘汰邊緣。紅酒第一支是 brunello di montalchino,但兩個隊友都覺得是 nebbiolo,所以我們又是拿到很低的分數,比賽至此真的心中抖到不行。倒數第二支紐西蘭 martinborough pinot noir,品種國家沒甚麼問題,但產區題的時候,或許是因為有在台灣市場上的 martinborough 都做得太好了,以這款酒的品質讓我們猜不下 martinborough,所以也沒有賺進大量分數。 一整個記錯,應該是 Barossa Valley Syrah,但是比起常見的要來得清瘦,所以分數進補也不多,原本寫錯得 Martinborough Pinot Noir 是前一天上海初賽的酒款,但也真的是跟台灣買得到得 Martinborough要來得淡(感謝隊友BSP提醒更正)。最後一支酒,品種的時候兩個隊友有點拿不定主意,但都偏向往 Malbec 猜,但我自己越來越覺得不對,最後抓到 syrah 的胡椒與花香調氣味,最後順利拿下這支 New Zealand Hawks Bay Syrah。原本以為這樣應該分數還是不夠晉級,沒想到居然被我們矇到吊車尾晉級了。

22729148_1404596556304498_4082172246629125394_n

周日決賽第二輪

第二輪的賽制是三款酒,每位隊員負責一款,要先全盲猜對品種後,其他兩位隊友才會被serve酒,然後以選擇題計時方式猜接下來四題,如果品種就錯,那就整大題零分,最後取六隊晉級下一輪。

第一款酒的澳洲 Hunter Valley,只能說這款酒是個刷掉隊伍的好選項,非常 neutral,於是我們第一款酒就很順利地拿下零分了(真的非戰之罪)。 XD 不過看到很多隊伍也是零分,真的舒坦不少。 XD

第二款酒隊友 Charlene 很順利地抓到是 Rioja Tempranillo,但是次要品種我們還是想太多了,因為單寧較為結實的關係,猜了是Graciano,但結果是Granacha。

第三款酒很明顯的是黑皮諾,國家題的時候,隊友 BSP 有抓到澳洲的特色風味,所以順利拿下這一整題。

周日決賽第二輪驟死加賽

公布成績後,我們發現被淘汰了,但分數跟我們自己私底下計分的不太一樣,所幸 BSP 連忙去反應,在加上也有其他隊伍有這樣的問題,所以主辦方連忙在後台再重新統計一次,發現原來是有四隊並列第六名,我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增加了一支酒全盲的驟死賽。

22688681_1404596499637837_6741314666949479066_n

算是運氣非常好,練過很多次的 Crozes-Hermitage ,幾乎是馬上把答案提出來,最後只有考慮2013 或 2014 年分。最後我們全對了 Crozes-Hermitage 2014,繼續以吊車尾的方式晉級下一輪。

周日決賽第三輪

這一輪不得不佩服中國做行銷的方式,此輪比賽是由山東九鼎酒莊提供三款 barrel sample,以盲飲的方式猜品種,並要求各組交出一瓶自行調配的 sample,除了說明比例之外,並要說明調配的理念。回答的時候是各隊隔離,以面對六位評審口頭的方式交互問答,此輪的第一名的調配比例,將會成為九鼎酒莊預計推出的旗艦酒款的調配。真的是非常好的行銷方式,但要詬病的是,先講了是哪個酒莊,就會變成參加者會預先想過這個酒莊有種植甚麼品種,那些品種並沒有種植的結果,著實是很明顯的地主優勢。

酒款的正確答案我記得是蛇龍珠(Cabernet Gernischet,其實就是 Camenere)、Cabernet Franc、Cabernet Sauvignon。但我們依序猜成了 Merlot, Cabernet Sauvignon 跟 馬瑟蘭(Marselan,為 Cabernet Sauvignon 與 Grenache的雜交)。所以在品種的部分我猜我們拿到的分數真的是偏低,而靠草青味跟單寧量多寡來篩選 Merlot與 Cabernet Sauvignon,卻忘記想到Cabernet Franc真的是該檢討。另外後來也想到,如果 Cabernet Sauvignon 可以做出類似阿根廷 Malbec 的香氣,那麼是不是橡木桶的使用其實也占了很大因素呢? 畢竟品種不同,且海拔與氣候都不一樣的兩個地方,卻有這麼類似的香氣,確實是值得探討的部分。

但在調配的部分我想我們拿了不少分數,一開始就想呈現柔美路線,避開草青氣味,但又希望能維持陳年實力,所以我們用了近一半的#1,少量的 #2,剩下的用#3補齊。這樣的調配確實受到兩三位評審的讚賞,同時兩位主持人私底下偷喝了我們的調配,也是讚許有加(或許可以考慮轉職了?)。Anyway, 我們又再度以 0.5分之差挺進最後一輪。

22552675_1404648219632665_1377980963248640420_n

最終決賽

決賽的提示是,一紅一白之間有著隱含的關聯性。在私底下討論的時候,我們就開始猜有可能是甚麼樣的關聯性,產區、國家、釀酒方式(例如都是橡木桶)、風乾等等,我自己還想到了variety mutation(例如 pinot noir , pinot blanc, pinot gris, pinot munier 這樣的變種,但是該死的沒想到grenache noir, grenache blanc…)。白酒一聞一喝就很確定是西班牙Rioja 的風格,所以猜了 viura,然後紅酒就上當往 tempranillo 去了,猜了 ribera del duero。結果白酒是 rioja沒錯,卻是以 Grenache blanc 為主的罕見風格,而紅酒是 Grenache noir 為主的 CNDP。這一輪犯的一個很大的錯誤是我們三位之中沒人一開始就先喝紅酒,導致我們掉入了 rioja 產區的陷阱。

Anyway, 最後以第二名結束驚奇之旅,還算是有個交代,要不然以前面的表現,真的覺得早早就會被刷掉了。一路走來最感謝的當然是兩位隊友BSP跟Charlene,要不然這一年下來雖然紅酒明顯有進步,但對白酒感覺是整個不進則退,沒有他們的話真的前面白酒的分數會更慘 Q_Q。

22729196_1404685306295623_8872601614896699048_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