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政論時事社會»

Support 1106

雖然說人在國外不太能有什麼實際的行動,但對於1106的學生靜坐打從心裡非常支持。 主要的兩個官方(?)網站:1106靜坐行動、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這邊則有兩個現場直播:自由廣場現場直播、台南成功大學現場 對照2004/4/6的新聞,以及台北市議會第九屆第三次大會施政報告,馬總統你過去嗆陳總統時代是警察國家,別這樣自打嘴巴啊。 2004年,警察國家的幽靈,在台北街頭徘徊。 兩顆子彈,劃破的不僅是肚皮,也切斷了人民共識的肌腱;擊傷的不只是膝蓋,更扯裂了社會團結的韌帶;在失去互信的社會中,選舉勝方原可對持不同意見者的質疑抗議予以尊重與最大包容,以重建社會縫合的契機。然而,除對於來自街頭要求真相的人民發聲被動回應外,中央政府也未能及時面對靜坐請願學生的訴求,反而動用警察強制驅離;並動輒以「代行」名義企圖干預地方行政,挫傷了台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言論自由、地方自治等重要制度與價值。英九認為,選舉是一時的,我們可以輸掉選舉,卻不能輸掉社會、輸掉民主。英九堅持,憲法保障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自由,87年1月23日大法官釋字第445號解釋更強化了這項保障,市府將依「集會遊行法」與「比例原則」負責處理選後聚眾事件,以最大善意與專業堅持,讓台北與所有市民在最小干擾下,度過此一危機。 最後來看看他們的訴求,我覺得這才真的是針對了台灣這幾天衝突的問題。 從11月3日開始,中國海協會代表團來臺與政府簽署各項協定,同時在臺北各處,就陸續出現警方藉「維安」之名,對各類以和平方式表達不同意見者,進行粗暴 的盤查、損毀、沒收、禁制、拉扯、驅離甚至拘捕。絕大多數遭致警察暴力相向的民眾,根本不曾靠近陳雲林人身,有的市民甚至只是路過、停留或單純拍攝記錄, 即遭受上述對待。 透過媒體畫面傳送,我們驚覺事態嚴重—這已經不是維安有否過當的技術問題、更不只是政黨認同選擇的問題,而是暴力化的國家公權,對市民社會的嚴重挑釁和侵 犯。所有彷彿戒嚴、罔顧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的管控鎮壓,連執政黨的國會議員都質問行政院長;卻只見身為最高責任主管的劉揆,仍在輕佻地詭辯和推責。實在令 人既錯愕憤怒,又深感羞辱和不安。 我們不禁要問:難道要強化兩岸經貿交流,也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程度、以達成與中國同樣極權統治的水準嗎? 才不過短短幾天,臺灣人民好不容易匍匐建立的民主自由體制,在滿城的警力、威嚇的氛圍與強勢的防堵中,幾近崩解。我們政府,在如同警察國家的武裝保護裡, 自我陶醉於「歷史性儀式」的想像、與酒酣耳熱的輪番大宴中。於此,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自由言論與行動權利,完全地被擱置、甚至忘卻。 因為多數的強勢作為根本違憲違法,無怪乎鏡頭前沒有一個警察能理直氣壯說出,他們根據何種「法律」,執行這般上級交待的勤務。警察原是保護人民的公僕,如 今在這政府由上而下的嚴峻要求中,競相成了限制與懲罰人民表達意見的打手。我們無意歸咎個別只能服從上命的員警,相對的,我們嚴正要求下達此一惡令的政府 高層,必須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我們只是一群憂心臺灣混亂現況與未來發展的大學教授、學生、文化工作者和市民,在沒有任何政黨與團體動員及奧援的前提下,十一月六日(四)上午十一點,將自發性地集結於行政院大門前,以「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我們的訴求是: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三、 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相關閱讀:Yahoo Live: student protest against police misconduct in Taiwan、對於學生靜坐的十萬個為什麼、清晨睡蓮、1106學生抗議集遊法靜坐、

從雀巢到公平交易

最近因為三鹿毒奶的關係,讓雀巢這家大企業的名字又被人家提及。在台灣常見的雀巢產品有奶粉、隨身包裝咖啡以及一些瓶裝水,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的產品。 事實上在去年就已經有一篇關於雀巢公司的黑暗面文章在破報上刊載(她╱他們的血在你的咖啡裡—921國際反雀巢日),最近這篇文章因為三鹿毒奶事件而再次被大家所提及。而當看完這篇文章,或許心裡頭會有和看完血鑽石類似的感覺… 在更早之前,已經開始有接觸「公平交易」的咖啡、可可的資訊,可是當時在台灣要找到這樣的可可、咖啡非常的困難,雖然Starbucks也有在賣,不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就可以買到(有時候在店裡並不會看到,可能是缺貨?)。而來到美國之後,發現要買到公平交易的咖啡要比台灣容易許多,有些咖啡店甚至是全部使用公平交易咖啡豆,而售價上和一般咖啡並無差異,甚至更為便宜。 當然,公司要賺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但是賺得太黑心實在就令人不恥了。除了咖啡、可可之外,賺很黑的瓶裝水也是少喝一點吧,跟汽油的價錢相比一下,不覺得他們賺太大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