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

提得起,放得下

比較熟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在去日本旅遊並拍照拍的手酸的那一週,我自己的車子停在住處附近被偷走了。很巧的是,實驗室學長在那一陣子也遇上一些事情,先前半年的研究成果可能付諸東流。即便情緒低落,但他仍關心了一下我的車子的情況,而除了罵個幾句之外,我平淡的反應卻令他很意外。

或許是因為有保險理賠的關係,也或許我自己是真的能夠放下這樣的事情,把車子被偷當成是一件已經發生且無可挽救的事情來看待(雖然它確實如此),和學長絮叨的對話到後來反而變成我在勸他別把先前所遇到的事情看得太嚴重,繼續focus在目前正在做的research比較重要。

他人的事情,每個人都可以輕鬆看待,但降臨在自己頭上,卻往往無法放下。那天和學長聊完,我自己也很納悶,為什麼我可以很平淡地、笑笑地面對並接受車子被偷走的這件事情呢?(然不是可以買新車這樣的屁話理由)聊天的時候學長也問了如果分手這件事情發生,我會怎麼樣呢?如果比照過去,應該也是心情不好個一天兩天,又繼續回復原本的樣子吧。相對地,我也對學長那樣子把事情看得很嚴重(一直唉了兩三天)感到很不可思議。

或許
是因為過去所有生活背景的累積,才會有這樣的我、才會有像學長這樣的人;
而如果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放不下或放得下,生活應會缺乏很多新鮮事而顯得無趣吧?

03:35, 07勞動節
update: 11:21, 07勞動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