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的歷史共業

看了魚夫的某則漫畫有感

如果進去招待所只是喝酒、聊天、跟美女玩,沒有在裡頭作不法的行為或可能違法之行為(好吧,跟美女玩可能有妨礙家庭之嫌),那為什麼需要這麼大驚小怪呢?只不過就是一方提供需求,一方從事消費的行為而已啊。

啊?不法行為或可能違法之行為? 就像馬小九去了幾次富邦招待所之後就賤賣北市銀一樣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