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開車的時候在台北愛樂聽到介紹西廂記,這兩段詩真不錯。 “月色溶溶夜,花陰寂寂春;如何臨皓魄,不見月中人?” “蘭閨久寂寞,無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應憐長嘆人。” (其他參考)